|   首页 | 登录 | 注册   会员中心   投稿中心 | 网站地图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移动终端 商业频道 工业园地 烟草农业 国际烟草 零售终端 烟机辅料 烟草文化 爱晚亭 人物访谈 木辰语丝  
  东烟资讯中心 烟草专卖管理 通联平台 东烟摄影 数字报刊 数据新闻 东烟视频 品牌发展 企业文化 网站专题 政策法规 社会公益  
现在位置: 首页 >烟草人  
 
在许昌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机加分厂,刘春峰、朱润涛、刘鹏、于明亮同为“70后”,却是具有师承关系的“四代”。他们在平凡岗位上传承“制造精品”理念,在基层一线书写着自己灿烂的人生。今天,一起听他们讲述——
技艺传承的故事
寇兴华 李扬
日期: 2016年12月19日 来源: 东方烟草报

刘春峰:把产品质量放在心中

  刘春峰,入职25年,先后担任过铣床(卧铣、立铣、单片机)操作工、加工中心(三轴)操作工、单元长,曾获2005年度许昌市新长征突击手、2012年度许昌烟机公司先进工作者称号。

  1991年,18岁的我从许昌市高级技工学校毕业后,进入许昌轻工业机械厂(许昌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前身)工作。

  我被分到了金加工车间,学习普通铣床的操作与加工。当时我的师傅是朱建国,他为人朴实、待人热忱。

  每天早上,我都会跟其他新同事一起先到车间,赶在开班前会之前,把机床擦一遍,把地面打扫干净,把工具拿出来摆放整齐,把师傅的茶缸里接满开水……

  班前会一结束,大家就都回到机床前开始工作。车间里顿时机声隆隆,间或会有师傅们大声询问的声音。

  朱师傅干活儿有个显著的特点——严谨,干活时严格执行自检、首检、专检“三检”制度。这应了一句话:慢工出细活儿。

  可刚开始,我看着着急啊:加工一批零件,首件测量,一档尺寸、一档尺寸地检查,可干到半道,还是用游标卡尺、千分尺或百分表再次全部测量一遍,即使是无关紧要的尺寸也不放过。图啥呀?首检都合格了,还会出错吗?更让人着急的是,加工到最后几件,他还要再次测量,连个倒角都不放过!有必要吗?不是有检验员专门来检查吗?

  但这些话我是不敢说出口的,也就是敢在心里这样想想。

  跟着朱师傅学习了一段时间后,他分给了我一批零件,让我独自加工。证明自己的机会来了!我迫不及待地开动了机床,装夹,进刀,走刀……首件一测量,完全合格!我放心了,心里想:干活可不能像师傅那样啰哩啰嗦的。于是,我一直埋头苦干,没跟师傅打招呼,一口气就加工完了一批零件!

  “春峰,你看,这四件零件的这档尺寸一件比一件偏差大,不合格!”指着我加工的零件,朱师傅一改往日的随和,严肃地说道。我不相信,可接过师傅手里的尺子一量,顿时傻眼了!

  “加工批量较大的零件时,不管它是简单还是复杂,一定要坚持勤测量。这样才能及时发现问题,调整加工参数,保证加工质量……”朱师傅语重心长地说。

  我忽然明白了:原来,朱师傅不是啰嗦,他是把产品质量放在了心里,落实在了每一批、每一件的零件加工当中。原来,做什么事情,干什么工作,讲究的是有责任心,不仅要放在心上,更要用心去做。

  那之后不久,我开始“自立门户”,先后操作过单片机、高速铣削立式加工中心,2006年转岗当单元长。无论在哪个岗位上,我无不牢记朱师傅的“啰嗦”,也深刻感受到了态度严谨的益处。所以,我对徒弟有两点最基本的要求:一是必须把产品质量放在心中,态度端正了,工作才会自觉、主动;二是对设备必须熟知,熟知设备,设备才能为我所用。

朱润涛:最漂亮的那批零件是我加工的

  朱润涛,入职23年,先后担任过车床操作工、铣床(立铣)操作工、加工中心(三轴)操作工、加工中心(五轴)操作工,曾获河南省文明职工、许昌市优秀职工、许昌市优秀技术英杰以及许昌烟机公司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个人、质量标兵等称号。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自己转岗到高速铣削立式加工中心的情景。

  那是2001年,高速立式加工中心“落户”机加车间,车间安排我跟着刘春峰师傅学习。

  我站在加工中心这台设备面前,不亚于刘姥姥刚进大观园的感觉——不愧是高速,比我开的“大立铣”(即X53K铣床)的最高速高多了。刀具的转速看得人眼花缭乱,仿佛眨一下眼,一个平面就被铣削完了!

  我也是干过三年车工、三年铣床的人,可面对这么个“庞然大物”,却不由得胆怯了。

  瘦瘦高高的刘师傅正在非常娴熟地按着操作面板上的按钮。我看见刀具乖乖地在自动转换,切削液飞溅,钢铁毛坯居然像豆腐一样被一刀刀切削,逐渐变成图纸设计中的模样。

  “别怕,其实不难,你很快就能熟练掌握的!”刘师傅大概看出了我的紧张,冲我笑着说道。虽然他只比我大两岁,但听到他的鼓励,我高悬的一颗心放下了。

  此后,刘师傅开始手把手地教我机床的每一个操作步骤、认识编程用的每一个指令……在他的悉心指导下,我慢慢地能独立操作了。

  有一天,车间把小刀架的加工任务派给了刘师傅和我。小刀架是ZJ19型机组产品的关键部件,属于典型的薄壁零件,零件刚性极差,极易变形。该零件一直依赖进口,近两年才开始进行国产化加工,加工质量一直不稳定。

  要想“啃”下这块硬骨头,不容易。接到任务,我不禁犯愁了。

  刘师傅却二话不说,打开图纸,趴在工具箱上就开始研究。每一档尺寸,每一处结构,他在笔记本上画了一遍又一遍;怎么装夹能最大限度地降低变形,他在笔记本上画了一张又一张的草图,在机床上试了一次又一次;直接装夹根本不行,那就必须自制工装了;工装拿什么定位,他翻来覆去比划了又比划……

  看刘师傅专心致志、认真钻研的劲头,我不由自主地加入其中,和他一起讨论加工方案。别看这个零件“身板”不大,浑身上下都是公差,加工起来很棘手!

  我忍不住问:“咱费这九牛二虎之力,就为这个小小的零件,值吗?”

  “当然值!我们不仅要加工出合格零件,更要做出精品来!”刘师傅的话掷地有声。

  随着时间的流逝,小刀架加工成功的喜悦早已淡去,可刘师傅认真钻研的身影和坚守的精品意识却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在刘师傅的教导下,我养成了精益求精的习惯,做到了师傅的要求:“如果几批零件放在一起,不用问,最漂亮的那批就是朱润涛加工的!”

  5年后,刘师傅转岗,我也成了师傅。

  从2006年开始,我陆续带的徒弟有张冲、苏慕帆、刘鹏、化永强等。而今,他们都已成为行家里手,是分厂的骨干力量。

刘鹏:多动脑才不会被问题难倒

  刘鹏,入职20年,先后担任过镗床操作工、加工中心(三轴)操作工、加工中心(五轴)操作工,曾获2011年中国烟草机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二届职业技能竞赛数控铣优胜奖、2014年许昌烟机公司技术比武第二名。

  2006年,我转岗成为一名立卧转换加工中心的操作工。

  甭说是10年前,就是搁现在,五轴联动立卧转换加工中心也是相当高大上的设备。

  而我的师傅朱润涛,更是同行中的佼佼者。他只比我大四岁,经验却比我丰富多了,他能干且会巧干,深得大家的信任。

  朱师傅对我毫无保留,倾囊相授。我认真学习,苦练技能,进步很快。

  六个多月后,我迎来了一次不大不小却令我至今难忘的“考试”——加工枢轴件。

  枢轴件是ZJ19A型卷接机组产品上的一个关键件,结构复杂,精度要求高,加工困难。

  最初接到这个任务时,我有些犹豫:这是关键件,我行吗?

  “你一定行!”朱师傅肯定地看着我说。

  于是,我按照师傅的工作习惯:先“吃透”图纸,再考虑加工顺序、装夹方式等。待到一切胸有成竹,我开动了机床,启动了加工程序……

  还好!一切顺利——机床运行平稳,零件加工有条不紊。可是,就在最后关头,有一个结构难住了我。那只是一个倒角,要说倒角根本算不上难,可这个倒角位置不同寻常——在三个串孔中间,倒角的一边有台阶限制,无从下刀,另一边的孔径比中间的孔径小,还是没法下刀。

  “这个倒角没办法加工,也不重要,不加工了吧?”我按照自己原来的经验,理直气壮地对一直站在我身后密切关注着我的朱师傅说。

  “不行!严格按图纸加工。多动动脑筋,一定能想出解决的办法来!”朱师傅说得斩钉截铁,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他拿起图纸,开始思索。不一会儿,他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

  “刘鹏,这个加工难点是进刀、退刀的问题。这台设备有普通设备所没有的定向功能,所以,咱可以根据零件结构,改制刀具……”朱师傅条分缕析,层层剥茧,给我讲解问题的解决思路。

  我边听边点头:通过巧妙改制刀具,在我眼里无法加工的倒角难题迎刃而解了!

  事后,我由衷佩服朱师傅的深厚“功力”,同时又心生惭愧:看来,我还是囿于原来传统的加工思路和方法。随着公司硬件设施的不断完善,我们必须不断学习,在实践中锤炼自己,提高自己,摸索出更合理、更高效的加工方法。在保证产品质量的同时优化、美化产品,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从那以后,我记住了“多动脑”这条工作方法,并一直在沿用。

  2014年,我也成了师傅。再后来,徒弟于明亮成了我工作中的搭档。由于我们的生产任务绝大部分是要加工精度要求高的零件,所以我经常用我的教训告诫于明亮:多动脑才不会被问题难倒。我俩经常在一起切磋、交流工作,每每解决一个加工难题,就像打了一场胜仗。

于明亮:让精益求精成为改不掉的习惯

  于明亮,入职25年,先后担任过铣床(立铣)操作工、钻床(排钻)操作工、加工中心(四轴)操作工、加工中心(五轴)操作工,多次被评为机加分厂“先进个人”。

  2014年9月,因为工作需要,我由小型卧式加工中心转岗到立卧转换加工中心,师从刘鹏。

  说起来,我的年龄还比刘师傅大四岁。但是,我也没觉出什么不好意思来。他在工作中认真负责的态度和高超的技能水平,足以让我拜他为师。

  跟着师傅学习的过程中,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加工横臂座。

  横臂座是ZJ29型滤棒成型机上的一种零件。该零件材料是ZL101A,硬度不高,容易产生变形现象,零件的公差要求比较严格。当时,精加工任务安排在了我们的设备上。

  加工时我小心翼翼,可还是出现了一个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也找不出原因的问题。

  零件有一个Φ42H6的孔,孔深120mm,与之同轴的有一个Φ56h8的外圆,长度是15mm。这两个结构我肯定是采用“一刀落”的工艺方法来加工,以保证公差要求。按常理,这样加工出来的零件公差是一致的,不会有波动。可是,通过首检测量、中间过程测量以及最后的测量,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该批零件居然有三四件的同轴度公差存在0.005~0.01mm的误差。不应该啊!有功能强、精度高的设备来保证,刀具使用没有错误,加工程序合理,我的操作步骤也没有毛病,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我真想不明白。

  后来,我一拍脑袋突然想起来:何必要弄明白?这个误差在公差范围之内,我加工的零件是合格的呀!

  “刘师傅,零件合格,就是这项同轴度波动得不正常。不用管它了吧?”按照“有问题说出来”的工作习惯,我对刘师傅直接说明了加工中存在的问题。

  “质量不稳定,肯定有原因,咱不能放过去。否则,问题永远是问题,迟早会累积成大的质量问题,亡羊补牢不如未雨绸缪。”刘师傅没有被我的态度左右,还是坚持他一贯的认真。

  他马上开始细心排查:设备、操作、程序……最后,他说:“可能是主轴的问题。”

  “主轴?不会吧,设备精度不是一年校验一次吗?”我根本没往这方面考虑,因为设备一直运行正常,一直在生产加工。

  “拿校棒,检测主轴。”刘师傅果断决定。

  一检测,果然,主轴和工作台的垂直度比标准值稍有偏差。

  “这台设备服役十多年了,难免有偏差。加工更为精密的零件时,一定要记住排除这项误差,以确保零件的加工质量。”刘师傅如释重负,长长松了一口气。

  从那以后,我告诉自己,当质量之网一天比一天织得紧、织得密,当精益求精成为你改不掉的一种习惯,就不会出现事关质量的漏网之鱼、难解之题、麻痹之失。我要一直这样做下去。

(本组稿件由寇兴华整理)

本组人物肖像由李扬作

 
 
  • 分享到
网络责任编辑: 王仁杰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通联平台 政策法规 商业频道
移动终端 工业园地
东烟资讯中心
木辰语丝 烟草农业
零售终端 国际烟草 电子杂志
企业文化 社会公益
木辰语丝 烟草文化
网站专题
“爱我中华”“金叶情怀”第二届烟草...
烟草行业2017两会代表委员访谈
2017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专题报道
“喜传天下”首届烟草行业摄影展
东方烟草报社第一届视频通讯员培训班
江苏烟草商业系统争当行业楷模战略
人物访谈
稳中有进、稳中有变、稳中有为 详细>>
新起点上新征程 整改落实上水平
稳中有进 稳中有变 稳中有为
坚持标本兼治 推动行业全面从严治党向...
主动作为 强基固本 转型发展
图片新闻
  120.jpg 河南天昌公司...   福建中烟2版120.jpg 福建中烟厦门...  
  m_副本120.jpg 江西石城烤烟...   W020141113353493402427.jpg 江西中烟广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