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登录 | 注册   会员中心   投稿中心 | 网站地图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移动终端 商业频道 工业园地 烟草农业 国际烟草 零售终端 烟机辅料 烟草文化 爱晚亭 人物访谈 木辰语丝  
  东烟资讯中心 烟草专卖管理 通联平台 东烟摄影 数字报刊 数据新闻 东烟视频 品牌发展 企业文化 网站专题 政策法规 社会公益  
现在位置: 首页 >零售终端 >心扉  
 
那些年,那些情
王乐文 董胜勇 杨雪 周树田
日期: 2017年01月08日 来源: 东方烟草报

  每当看着挂在墙上的老照片,山东省滨州市阳信县零售客户周树田都会想起许多过去的事情。曾经,他怀揣着理想,保家卫国,与妻子携手相伴,经历风雨。今天,我们再来看看他的故事……

挥不去的情怀

本报记者 王乐文 通讯员 董胜勇 杨雪

一直以来,周树田都怀揣着保家卫国的理想。在其影响下,两个儿子先后参军。

  如今,周树田(前右二)已是四世同堂,子女们也都有了出息。在周树田看来,这与老伴王金英的辛勤付出是分不开的。本报记者 王乐文摄

  如果你初次见到年过八旬的周树田,一定会觉得他的精神头十足。无论是顾客来店、邻居拜访时,抑或是和老友交谈时,他的坐姿和站姿都很“规范”。与同龄的老人相比,似乎更硬朗一些。

  如今,周树田对童年的记忆比较少了。记得最清楚的便是8岁时母亲去世后邻里乡亲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其实,关于小时候的事情我记的不多,只记得当年每次走出家门和小伙伴们玩耍的时候,周围的乡邻便说我是个没了娘的孩子,可怜的很。”周树田回忆道,“母亲去世后,父亲和大伯把我带大。大伯一生无妻无子,他和父亲两个人干地里的农活。那时兵荒马乱,打下的粮食根本不够三口人吃的。”

  周树田说,他对儿时的印象大多是饥饿和恐惧,所以并不愿意想起。1939年的一天,土匪来村里抢劫,村里的“十家长”(十户人家推选出来一位代表)出面说话,土匪让村里的每一户人家都要给他们交粮食。土匪抓着周树田交粮,在乡亲们的极力劝说下,土匪才同意让周树田一家回去找粮。临走时,乡亲们让他们一家躲起来,等土匪走了再回家。虽然他们逃过了一劫,可是惶惶度日的情景,周树田却记忆犹新。

  从那以后,为了锻炼身体,也为了学点技艺、提高防身能力,周树田跟着同村的张玉明、刘鸿章练起了武。

  “为了让我以后有出息,父亲和大伯还供我念书。直到17岁那年,家里实在供不起了,同族的叔辈劝父亲让我参军,为的是能让我跟着部队挣口饭吃,而我则对参军这件事激动不已。因为我终于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保卫家园,不再任人欺凌。”在战乱年代,周树田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时光。但回忆起曾经的军旅生涯,周树田的心依然激情澎湃。

  入伍后,由于周树田上过学识得字,又会点武术,他便被部队任命为滨州市阳信县河流镇刘家湾工作组的通讯员,负责上传下达、探察敌情的工作。“当时我身挎三八大盖,虽然神气,可只有自己知道,在那些年月里,拼的是命。”

  话语间,周树田的眼神坚毅。“刚做通讯员那年的冬天,有一天外面下起了大雪。我被安排当晚去给前方送信。因为雪下得很大,地上堆积的石头被冰雪覆盖,如同一座座矮小的丘陵。我隐约看到前方积雪的地方好似一个人趴在那里。虽然北风吹得紧,可依然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是去前方送信的,如果是敌军特务,便有性命之忧。”周树田回忆道。

  在解放前的岁月里,类似的事情周树田经历过许多。在那段岁月里,周树田历尽艰险,却成为了他最为精彩难忘的一段人生经历。对此,他深有感触地说:“新中国成立后,担惊受怕的日子终于结束了。那段担任通讯员的日子,也成为了我人生中最充实的一段时光。保家卫国的那份情怀始终不曾淡去,部队里的号声始终萦绕在我的耳边……”

她和她

山东滨州市零售客户 周树田口述

在这两间平房内,周树田和老伴王金英携手度过了数十年。 王乐文摄

王金英(前右一)与女儿一家。

  12岁那年,同村的一位叔辈婶子给我说了一门亲事。当年,我就和大我5岁的马玲娣结了婚。

  我那时少不更事,不明白婚姻对一个人的真正意义。玲娣年纪大一些,婚后便把我当作弟弟一样看待,一直照顾我。那时候她家的条件好一些,她每次从娘家回来,总想着给我带点馒头、糕点,自己舍不得吃,只留给我吃。

  八九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像个孩子一样被照顾着,直到1951年,玲娣病重。那时,我不知道玲娣到底得了什么病,只知道她重病缠身,我该像她照顾我一样照顾她。在我的心里,这更多的是对这份恩情的回馈。

  尽管有家人的悉心照料,但玲娣的病依然没有好转,几个月后便去世了。

  两个月后,在父亲的一再坚持下,叔辈婶娘又给我说了一门亲事。很快,我和比我小1岁的王金英便结了婚,并先后生下了6儿1女。

  婚后,金英一直勤俭持家,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纺线织布,给儿女用粗布裁衣。

  那时,一家人的口粮是要以工分来衡量的。全家9口人,孩子们还小,家里仅凭金英和我的力量远远不够。

  眼看家里的生活日渐艰难,我便盘算着找点其他的活干。在村里,大家都知道我原先在学校里上过学,还在部队里做过通讯员,所以,便让我干起了司务长,后来还做起了村里的会计。就这样过了几年,这些活也依然不能满足全家的温饱。

  万般无奈下,我便向村里的大队申请,希望辞掉村里的职务,出去打拳卖艺挣钱。

  现如今,在许多老朋友的印象中,年轻时的我就是一个以打拳卖艺为生的人。虽然我的心里清楚,当年家里的所有活计都靠金英一个人顶着,可脾气却总是那样不饶人。

  或许是习惯了打拳卖艺赚取报酬,让我养成了不爱下地干农活的习惯。每当用打拳卖艺的钱为家里添置一些用品和粮食以后,我便在家养花弄草、逗狗遛鸟。为此,我落下了不少埋怨,也因此跟老伴吵了不少嘴。

  在老伴看来,一个人不应该犯“懒”,养花弄草、逗狗遛鸟都是些可有可无的小事,不能因为这些而耽误太多时间。我却认为,这些才是有意思的事情。两人的观点不同,闹矛盾的时候,谁也不愿意让步。

  尽管我嘴上不愿意承认,可老伴勤劳能干的品质确实给儿女们树立了好榜样。邻里乡亲提起她的名字无人不夸奖,儿女们也个个做事勤勉有出息,这是她的付出是分不开的。

  2015年,金英罹患重病,没过多久就去世了。直到现在,我的心情依旧没有完全平复。回想我和她度过的这几十年,虽有争执、有吵闹,但我和她之间的往事并没有因时间而淡去。

  (本报记者 王乐文整理)

  本文图片除署名者外均由周树田本人提供

 
 
阅读
  • 分享到
网络责任编辑: 马锋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通联平台 政策法规 商业频道
移动终端 工业园地
东烟资讯中心
木辰语丝 烟草农业
零售终端 国际烟草 电子杂志
企业文化 社会公益
木辰语丝 烟草文化
网站专题
“喜传天下”首届烟草行业摄影展
东方烟草报社第一届视频通讯员培训班
江苏烟草商业系统争当行业楷模战略
榜样就是力量
“爱我中华”“金叶情怀”第一届烟草...
2016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专题报道
人物访谈
“十三五”行业科技创新应重点在哪些方面发力 详细>>
全面建成创新型烟草行业
聚焦客户盈利 聚焦价值提升 聚焦消费营销
再造烟叶 作用巨大
再造一个金融红塔
图片新闻
  120.jpg 河南天昌公司...   福建中烟2版120.jpg 福建中烟厦门...  
  m_副本120.jpg 江西石城烤烟...   W020141113353493402427.jpg 江西中烟广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