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登录 | 注册   会员中心   投稿中心 | 网站地图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移动终端 商业频道 工业园地 烟草农业 国际烟草 零售终端 烟机辅料 烟草文化 爱晚亭 人物访谈 木辰语丝  
  东烟资讯中心 烟草专卖管理 通联平台 东烟摄影 数字报刊 数据新闻 东烟视频 品牌发展 企业文化 网站专题 政策法规 社会公益  
现在位置: 首页 >工业园地 >品牌发展  
 
有一个品牌,叫徽商
本报专题报道组
日期: 2016年12月05日 来源: 东方烟草报

  一个初次走进安徽徽州的外地人会大吃一惊。

  在偏僻的皖东南山区,在看似平淡的古旧村落,大宅鳞次栉比,祠堂雄伟壮观,牌坊高高耸立。

  这是徽商的故乡,这是徽商的手笔,这是徽商的印记。

  曾几何时,在偏僻闭塞的徽州盆地突围,在重本抑末的时代里吟唱,在左儒右贾的天地里翱翔,在巨浪滔天的商海里翻滚,徽商是一段故事,是一种精神,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传承。

  如今,时光流转,岁月变迁。

  徽商早已不再局限于偏僻的徽州一府六县,所有安徽籍的新徽商们,吟诵着祖辈的故事,秉承着徽商的传统,开启了全新的征程。

  徽商,是一段故事

  “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乾隆十九年,在徽州府歙县,因家道中落,只有11岁的鲍志道被“往外一丢”,开始了弃学从商的茫茫之旅。

  临行前,母亲见他两手空空,觉得不吉利,毕竟经商不是讨饭,于是把他婴儿时戴的虎皮帽上的一枚“康熙通宝”摘下来,让他带在身上。从此,鲍志道有了一个绰号:鲍剩一。

  明中期以后,以贩运奢侈品和土特产品为社会上层集团服务的商业,向贩运日用百货、面向庶民的商业转化。

  无数徽商从徽州盆地的腹地出发,父带子、兄带弟、亲帮亲、邻帮邻,开始了一次次远行,也开启了一段段故事。

  这是一段足迹遍布天下的经商故事。

  徽商东进杭州,入上海、苏扬、南京,渗透苏浙全境;

  他们抢滩芜湖,控制横贯东西的长江商道和淮河两岸,进而入湘、入蜀、入云贵;

  他们沿河北上,通过大运河往来于京、晋、冀、鲁、豫之间,并远涉西北、东北等地;

  他们西挺江西,沿东南进闽、粤,有的还以此为跳板,扬帆入海从事海外贸易。

  远方,一个叫做扬州的地方,因徽商的到来而变得格外耀眼。

  清代李斗的《扬州画舫录》记述了康、雍、乾时期扬州的繁华与热闹。

  江南才子袁枚在为这本书作序时感慨:两淮盐商兴起,开发扬州,河也宽了,山也秀美了,雕栏玉砌的亭台楼阁也造了不少,梅花开了桃花开。

  造就这次鼎盛的“两淮盐商”,即徽商。近人陈去病在《五石脂》一书中说:“徽人在扬州最早,考其年代,当在明中叶,故扬州之盛,实徽商开之。”

  这是一段财富甲天下的成功故事。

  在明代,最大的徽商已拥有百万巨资,实力远超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最大的船东勒迈尔。

  在清朝,在扬州从事盐业的徽商资本有四千万两白银,而清朝最鼎盛时的国库库银不过七千万两。连乾隆皇帝都发出“富哉商乎,朕不及也”的感叹。

  乾隆时期扬州盐业八大总商之首的徽商江春,甚至还留下了一段“以布衣上交天子”的传奇故事。

  乾隆帝不仅两次“赏借”江春帑银,还面赐江春七龄幼子“金丝荷包”。每当新的两淮巡盐御史上任,乾隆总要对他们说:“江广达(即江春)人老成,可与咨商。”

  乾隆帝还赐予江春内务府奉宸苑卿、布政使等头衔,诰授江春光禄大夫,正一品衔,并赏赐他顶戴花翎。

  在“农业为本,商业为末;重农轻商,重本抑末”的古代中国,徽商不但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路,更在主流社会找到了商贾的一席之地;不仅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格局,更为那个时代注入一抹亮丽的色彩。

  徽商,是一种精神

  嘉庆六年,鲍志道走到了生命的终点。当时名气最大的文豪、礼部尚书纪晓岚亲笔为他作传并撰写了墓表。

  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只剩一文钱”的鲍剩一了。

  在扬州,他从一名盐商的学徒做起,成长为两淮盐务总商,赠通奉大夫,封山西道盐察御史,通正使司运政使。

  在担任盐务总商的20年间,他急公好义、助赈助饷,无论军需、赈济还是河工,都积极参与,总计向朝廷捐银两千万两。此外,他还出资重修了扬州的徽商会馆和歙县最大的书院——紫阳书院。

  他的两个儿子,长子跟他经营盐业;次子刻苦读书,考中了举人,后来当上了正三品的布政使。

  鲍志道是徽商的一个典型——少贫而有志,壮富而好善,家足而子贵,一生平稳,德识兼备,在官府和商界均受尊重,最后泽被桑梓。

  明清时期,无数徽商的事迹、品格、声誉、成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徽商精神。

  这种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拓创新;是精益求精、追求极致;

  这种精神,是勤俭诚信、百折不挠;是同舟共济,以众帮众;

  这种精神,是审时度势、执著进取;是乐于奉献,与国休戚。

  徽州府一府六县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一个盆地的中间,这里地形封闭,土地贫瘠,交通闭塞。

  那么贫瘠那么闭塞,怎么办呢?可以自甘潦倒、忍饥挨饿,可以埋首终身、聊以糊口,当然,也可以破门入户、抢掠造反。

  徽商不相信不劳而获,却又不愿将一生的汗水都向一块狭小的泥土灌浇。他们把迷惘的目光投向家乡之外的辽阔天空,试图用一个男子汉的强韧筋骨走出一条摆脱贫困的大道。

  他们同乡互帮衬,做事讲规矩;能吃苦中苦,善做品上品……

  以善做品上品为例,徽商方于鲁所研制的“九玄三极墨”被称“前无古人”的神品;徽商程君房则自诩“我墨百年之后可化黄金”。与程君房同时代的大书画家董其昌说:“百年之后,无君房之人而有君房之墨;千年之后,无君房之墨而有君房之名。”

  徽商还较早探索和运用了一些先进方式,譬如出现了“牙商”,即经纪人经商的方式;还有股份制、资金委托代理人等经营形式。这种先进而创新的机制,让徽商在商机发现及实际操作上更胜人一筹。

  雍正年间,海啸成灾,灾民急待赈济,徽商汪应庚设粥厂于淮南,救济灾民,历时3个月之久。乾隆三年,扬州发生旱灾,扬州盐商出资赈灾,汪应庚一人捐四万七千两白银,设8个粥厂,赈济灾民历时4个月之久。嘉庆十年,洪泽湖堤涨决,淮黄继发大水,鲍志道的长子鲍漱芳集议公捐米6万石、麦4万石赈济,使数十万人获救。

  徽商,是一种文化

  “咬定几句有用书,可忘饮食;养成数竿新生竹,直似儿孙。”雍正年间,郑板桥在扬州的小玲珑山馆,写下了这副有名的楹联。

  当时,文人是不太喜欢商人的。但徽商是个例外。小玲珑山馆的主人,是徽商马曰馆、马曰璐,兄弟二人并称“扬州二马”。小玲珑山馆以藏书、刻书闻名。“扬州八怪”是这里的常客,郑板桥也不例外。

  徽商好儒,在于徽州深厚的文化底蕴。朱熹祖籍徽州府婺源县,朱熹理学对徽州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明清时期的徽州,既是一个“以贾代耕”“寄命于商”的商贾活跃之区,又是一个“十户之村,不废诵读”的文风昌盛之乡。

  有的徽商在从贾之前就曾知晓诗书,粗通翰墨,从贾之后尚好学不倦,蔼然有儒者气象。有的徽商雅好诗书,好儒重学;有的老而归儒,甚至在从贾致富后弃贾就儒。

  他们把经商当作谋生手段,而非人生目的。他们将“贾”与“儒”密切结合,让徽商有了区别于其他商帮的独特气质。

  文化上的先进决定了徽商在先决条件上的优势。跟当时的其他商帮相比,徽州人受教育程度较高。因为有文化,徽州人自然在审时度势、运筹决算、进退取舍乃至整个经营活动中胜人一筹。

  经济上获得成功的徽商,以“富而教不可缓也,徒积资财何益乎”的识见和态度,“延名师购书籍不惜多金”。他们毫不吝惜地输金捐银,建书院兴私塾办义学,“振兴文教”。

  桐城派古文宗师姚鼐被徽商请来执掌梅花书院,江南大儒汪仲伊被徽商请来任教紫阳书院和碧山书院。歙县江村的江一鹤把大才子、大画家董其昌请到江村,教授孩子读书。徽州最有名的大儒江永、戴震被徽商请到歙县给孩子们授课。

  清廷编纂《四库全书》,朝廷征求海内秘本,“扬州二马”进献藏书776种,可见小玲珑山馆的藏书之富。为了褒奖马家,乾隆三十九年,皇帝下旨赏赐马家《古今图书集成》一部,全书10000卷。

  鲍志道和兄弟鲍方陶,也建了一座藏书楼,叫“安素轩”。鲍家还组织编写了一本《安素轩法帖》,收集唐、宋、元、明名家法书12卷,镌石300余方。

  徽商丰厚的经济基础,将古老的徽州文化一步步推向了辉煌。

  在徽商鼎盛的那一历史阶段,徽州地区一切文化领域里的成就,都达到了当时我国的先进水平,有些甚至是当时世界的先进水平。

  徽州教育、徽州刻书、徽派经学、新安理学、徽派建筑、徽州园林、新安画派、徽派篆刻、新安医学、徽派版画、徽州三雕、徽州水口等等。而这一时期,徽州的自然科学、数学、谱牒学、方志学,也都有了很大的发展,并且富有特色。

  徽商,是一种传承

  在杭州东南的元宝街,有一座豪华的大宅。

  这座大宅坐北朝南,占地十余亩,建筑面积近6000平方米。

  进入院内,但见迷宫般的大宅金雕银砌,亭台楼阁曲径通幽,极得江南园林之妙。

  这就是当年资产高达三千万两白银、号称“中国第一富商”“红顶巨贾”的胡雪岩的大宅。

  胡雪岩是绩溪人,跟许多徽州人一样,很小的时候就单独出门做学徒了。他先是到杭州阜康钱庄当学徒,因为勤奋,肯吃苦,慢慢地擢升为“跑街”,深得店主器重。在胡雪岩身上,集中体现了徽商的很多特点,那就是聪明、踏实,会抓机遇。

  在杭州的胡庆余堂,店堂内高高悬挂着两块巨大的金匾,一为对外的宣言:“真不二价”;另一为对内的警戒:“戒欺”。

  “采办务真,修制务精”是胡雪岩的办店宗旨,也是一种品牌。

  回望历史,徽商曾集体创作了一本《江湖绘图路程》,将在外经商必须注意的地方列为若干“规条”,内容涉及出门旅行、投宿客店、社会交际、收支账目等方面,也有一些有关商业道德上的规矩,比如“高年务宜尊敬,幼辈不可欺凌”“收支随手入账,不致失记错讹”“处事最宜斟酌,切勿欺软畏强”“卖买见景生情,不得胶柱鼓瑟”。

  从规条到品牌,徽商在历史中书写着传承。

  事实上,在历史中,徽商早已从一个商帮,锻造为一个品牌。

  如今,重新擦亮徽商的品牌,成为无数新徽商的生动实践。

  作为新徽商之一,安徽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也不例外。

  历史上,安徽烟草领全国烟草行业改革之先,第一个实施烟草专卖制度,第一个实现烟草工商企业分设改革,不断创造着佳绩。

  如今,安徽中烟正构建“开放式”研发平台,锻造传统产业的核心竞争力;适应“多元化”消费需求,提升传统产品的影响力;建立“共赢式”合作关系,创新传统市场营销的新模式;挖掘“徽文化”宝贵资源,增强传统企业的文化软实力。

  值得一提的是,纪晓岚在品尝了徽州的烟丝后,大为赞叹:尝遍南北,独好徽之烟草;清乾隆年间,徽州烟丝被御赐“红方印”。如今,“黄山”(红方印)已经成为“黄山”品牌的一个新规格。

  而随着2016年中国国际徽商大会的召开,“黄山”(徽商)系列产品也即将面世。

  徽商,是一种传承;徽商,更需要传承。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黟县西递村那副对联: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

  “千古风流今在此,万里功名莫放休。”在这个孕育着无限希望的时代,去其糟粕、留其精髓的徽商精神正激励着安徽中烟人,牢记使命、不忘初心,在实现新的发展中行稳致远!

  (本文执笔 王青超)

 
 
  • 分享到
网络责任编辑: 刘鑫坤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通联平台 政策法规 商业频道
移动终端 工业园地
东烟资讯中心
木辰语丝 烟草农业
零售终端 国际烟草 电子杂志
企业文化 社会公益
木辰语丝 烟草文化
网站专题
“爱我中华”“金叶情怀”第二届烟草...
烟草行业2017两会代表委员访谈
2017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专题报道
“喜传天下”首届烟草行业摄影展
东方烟草报社第一届视频通讯员培训班
江苏烟草商业系统争当行业楷模战略
人物访谈
稳中有进、稳中有变、稳中有为 详细>>
新起点上新征程 整改落实上水平
稳中有进 稳中有变 稳中有为
坚持标本兼治 推动行业全面从严治党向...
主动作为 强基固本 转型发展
图片新闻
  120.jpg 河南天昌公司...   福建中烟2版120.jpg 福建中烟厦门...  
  m_副本120.jpg 江西石城烤烟...   W020141113353493402427.jpg 江西中烟广丰...